Product display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详情

    台湾瞄准7枚奥运金牌 政要引领助威热潮(组图)

    发布时间:2020-05-03 23:08:23 来源:渔人码头娱乐-渔人码头官网网址-渔人码头娱乐官网 所属类别:新闻中心

      浅浅的一湾海峡,不应当也无法湮灭圣火的光芒普照。这一头的13亿人,与那一头的2300万人,这一刻同望北京,相约2008。让体育的回归体育吧,让五环的梦想回归最原始的质朴和纯线枚奥运金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俊 实习记者胡雪特约撰稿申水发自北京、台北黄志雄的紧张正与日俱增。还有不到十天,这位雅典奥运会跆拳道男子68公斤级银牌得主将亲临北京。

      “四位参赛选手的压力非常大。”7月29日,接受《国际先驱导报》电话采访时,已经成为籍“立委”的黄志雄说,“上届奥运会,台湾跆拳道选手获得两金一银,全世界排名第一,超过韩国。但经过四年,世界跆拳道界人才辈出,竞争将更残酷。这回,他们要跨越之前的荣耀是很困难的。他们必须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的还有2300万台湾民众,奥运在即,他们正摩拳擦掌为台湾的奥运选手加油助威。

      和黄志雄一样,很多台湾民众也将跆拳道看作夺冠最大热门,在台北市民黄锡麟的金牌猜想序列中,“第一个是跆拳道,棒球排在第二”。跆拳道队一直被台湾民众认为是北京奥运夺牌的“黄金战队”。

      4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华台北跆拳道军团抱回两金一银,创造台湾奥运史金牌零的突破。雅典归来那天,黄志雄处处感觉到巨星的待遇。“从机场到台北市区,沿路都是夹道欢迎的民众。可以说是万人空巷,相当壮观啊!”追忆四年前的一幕,黄志雄依旧激动万分。

      事实上,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中华台北队跆拳道的实力其实已初路端倪,黄志雄和他的师妹纪淑如踢下两面跆拳道铜牌。此次入选北京奥运的四位运动员皆是台湾跆拳道的精兵强将,其中,台湾跆拳道界“神雕侠侣”朱木炎和杨淑君,被台湾体育界评估最有夺金实力,两人在去年曼彻斯特世界区资格赛和今年亚锦赛,都连袂踢下男、女第一量级金牌,状态颇佳。

      台湾跆拳道称霸世界体坛,皆因扎实的民间运动基础。大大小小的跆拳道馆遍布台湾城市乡村,黄志雄估计“上千家跑不掉”,而学校的社团里都少不了跆拳道这一门。当年,黄志雄就是在小学跆拳道社团里被教练挖掘出来的。

      2004年的雅典辉煌令台湾民间对跆拳道热情更加高涨。没有走上街头的台北市民黄锡麟透过电视一起体味那一刻的与有荣焉。“过去从来没有这样扬眉吐气过。”

      北京奥运在即,黄锡麟已迫不及待地装上“小耳朵”(电视),为的是不错过任何一个历史画面。尽管台湾有四家电视台获得北京奥运转播权,但黄锡麟说,除非冠亚军比赛,或者台湾参与,其它的比赛,台湾电视台很少转播,即便转播也不是全部。“这让人觉得很不过瘾。我当然还想看看大陆飞人刘翔的表现。”

      装“小耳朵”的远不止黄锡麟一个,仅黄锡麟身边就至少有50多位朋友为了看奥运特地装上“小耳朵”。“毕竟去北京看,无论机票,还是门票,都一票难求。”早在半年前,在台湾从事旅游工作的黄锡麟就通过关系想搞定门票,“但还是没能拿到”。

      不过,还是有数千名台湾同胞有幸前来为家乡的运动员打气。在淡江大学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老板告诉《国际先驱导报》,过几天,他就要关店去北京看奥运了。“这次总共费用在10万元新台币(1元人民币约合4新台币),还要关店半个月,不过我觉得很值。”说起北京奥运,穿着“中国印”的老板一脸的兴奋。

      在这批台胞中,大多数都是冲着棒球而去,棒球在台湾的热度就如同乒乓在大陆。“因为是团队运动,比较能带动气氛,而且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华台北棒球队就一直参加各种国际比赛,成绩斐然。”台北市民李景华说:“这次奥运棒球比赛,台湾民众觉得中华台北棒球队除了古巴日本外都不应该输。”

      只是事实未必如李景华所愿。王建民等海外球员的缺席,加上台湾职棒这两年陷入困境,令台湾棒球军团的夺牌希望大打折扣。在台北的棒球场地,记者注意到人们现在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没有王建民的中华台北队能在奥运会拿到什么成绩”。然而,台湾民众对台湾棒球队的热情却没有因此消退。“曹锦辉、陈致远、彭政闵和张志家都很棒!”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台湾淡江大学大四学生尧尧对这些棒球选手的名字可谓如数家珍。

      目前,中华台北队把“北京奥运7个冲金点”寄托在跆拳道、射箭、网球、女垒几个优势项目上。上届奥运会,中华台北军团的奖牌全部来自跆拳道、射箭男女团体这两个项目。台湾媒体猜测,这次在射箭项目上,中华台北代表团还有在个人项目上力争突破的想法,包括男子的郭振维、王正邦、陈诗园和女子的袁叔琪、吴蕙如、魏碧锈6位选手,至少在理论上都已经具备了冲金的实力。

      如今,走在台北街头,虽然很难看到在北京随处可见的奥运五环和福娃标志,但奥运赞助商们却无法无动于衷:某银行做的巨型鸟巢广告牌矗立在捷运沿线,某快餐店也推出了奥运套餐。在台北临江夜市和中山商业街,甚至有几家摊点专门售卖奥运商品。据老板说,这些托大陆朋友带来的商品销售情况非常好,一个有“中国印”的短衫可以卖到250元新台币,比同类衣服价格都高。

      跟台北相比,台湾第二大城市高雄的奥运气息也不差,除了中华台北奥运代表队高雄左营训练中心门口那块北京奥运会倒计时钟,高雄著名景点打狗领事馆墙上也刻上了一串繁体字:“我的愿望:要去北京看奥运”。

      关注奥运的不仅只有台湾平民百姓,台湾政界名流也争相抢摊“登陆”。已经确定出席奥运开幕式的有中国荣誉主席连战、主席吴伯雄。此外,台北县长周锡玮、台东县长邝丽贞在内的多位籍县市长都已经收到邀请函,预计有150台湾政商界要人士将出现8月8日的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

      台湾明星们也要凑凑热闹。从8月1日开始,每天上午10点到凌晨4点,为期三天的“奥运夺金嘉年华”系列活动将在台北市华山创意园区举行,对此充满期待的尧尧说,活动包括演唱会和创意市集园游会,届时梁静茹、温岚、蔡依林等多位明星都会参加活动。

      之前,由于阻挠,奥运圣火未能传入台湾,许多台湾民众对此失望不已,而今,台湾奥运健儿征战北京,他们自然别有一番感慨。“不管怎么样,这是第一次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举办,自然比在其他地方举办感到更亲切。”黄锡麟对大陆奥运军团的比赛也很期待。“过去,大陆赢其他国家的时候,我们也是欢呼鼓掌,毕竟都是一家人嘛!期望姚明带领中国队击败美国梦之队,这也是我们的光荣。”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黄少华 实习记者邓援 记者刘俊发自高雄、北京 此刻,高雄市中海路一号正进入一级战备。

      奥运倒计时只剩十天,作为中华台北奥运选手集训的“大本营”,这座名为左营的训练中心每天都在上演“内外两重天”:场馆内,加油助威声不绝于耳,选手们在为奥运比赛做最后冲刺;场馆外,成荫的树木为盛夏捎来一丝凉意,也为训练中心覆上了一层静谧。

      “我们的各个比赛队正在积极进行备战。”中华台北奥委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国际先驱导报》:“7月28日,一部分先遣部队已经到达了北京奥运村,而8月4日之后,各个比赛队也将陆续入驻。”

      对大多数还在左营训练的中华台北奥运选手而言,8月4日启程已是近在咫尺。为了让这些运动员更抓紧时间,也为了让他们届时能更快适应北京的奥运环境,训练中心的工作人员特意把北京奥运因素装点在场馆周围。

      在左营训练中心入口处,一个巨大的北京奥运标志看牌高高矗立,牌上“筑梦踏实,奥运腾升”八个大字正是中华台北奥运选手的座右铭。大楼内,北京奥运倒计时牌每天更新,主赛场“鸟巢”的图样则抬头可见。在运动员餐厅门口,十五个可爱的奥运吉祥物“福娃”,代表了中华台北队参赛的十五个大项,每时每刻提醒着运动员奋发争光。举重馆内,记者也能看到一面“2008年北京奥运会第三次选拔赛”字样的红色横幅;而跆拳道的训练场中,“决战时刻”四个大字格外醒目,督促台湾体育健儿能在奥运跆拳道赛场上奋力一博。

      不过,在台湾奥运代表队各个项目教练的眼中,最能让运动员高水平发挥的方式莫过于模拟奥运比赛的热身训练。“从今天开始,女子垒球队会按照北京奥运垒球比赛的时间表,每天进行一场模拟赛。”7月29日,台北垒球协会的工作人员向《国际先驱导报》介绍了垒球队赛前冲刺的日程安排,“我们将连续进行七天模拟赛,根据奥运会的赛事时间,分别在早上、下午和晚上热身比赛,作息时间也严格照此安排。”

      而从6月就开始频繁进行队内模拟赛的射箭代表队,临行北京之前已收到了集训带来的成效。教练林政贤告诉《国际先驱导报》,队内模拟赛选择了和北京奥运赛场相近的场地训练,并模拟了届时赛场的氛围,如今,射箭队的“整体成绩和团队默契上都有提高”,而且“关键运动员的状态也调整得不错”,他对北京奥运夺牌充满信心。

      工作人员在谈到前不久成为北京奥运网球赛“头号女双组合”的詹咏然和庄佳容时,信心十足:“她们状态很好,夺牌没有问题。”

      詹咏然和庄佳容现在被台湾媒体冠以“黄金女双”称号,她们7月刚刚获得了职业生涯的第7项WTA巡回赛冠军认证,无疑使她们备战北京奥运的信心倍增。目前,詹咏然仍在国外参加网球巡回赛获取年度总积分,而庄佳容则已提前来到北京,正在教练指导下积极备战。

      此外,跆拳道和射箭都是中华台北队此前宣布的夺金热门项目。大赛临近,跆拳道队总教练侯纬星虽不肯透露队内具体的集训安排,但提及自己的爱徒便充满信心。“朱木炎、杨淑君他们状态都不错,一直不错。”

      射箭队的教练林政贤则把队员的状态情况也纳入了自己的“队内机密”中,不过,他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表示:“队员们没有压力,很有信心,我对他们也很有信心。”他亦承认,射箭队除了团体项目外,在个人项目上也有力争突破的想法,而此前被媒体一看好的陈诗园还是“秘密武器”。

      据林政贤教练介绍,射箭队的选手都是来自各个不同学校的学生,他们在学校一般都是参加射箭社团,因为成绩突出才有资格参加中华台北队的集训。“我们的队员平均年龄在24岁,最年轻的22岁,最大的也不过28岁。”林政贤说。

      这批年轻队员为备战奥运表现出的执着令林政贤几度感慨。他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常有年轻选手受了伤还要继续坚持训练。“为了应对奥运期间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我们不时也会进行一些两天不睡觉的训练。这些年轻队员也撑下来了。”

      而在左营训练中心的垒球场地上,张家兴教练率领他的弟子们已封闭训练了三年半。“我们都在高雄集训,除了出去比赛,就是在高雄。没有时间待在家里。”张家兴坦言,为了奥运,所有选手都是以“拼”的姿态来面对日常训练,毫无怨言。

      张家兴感慨道:“我们都是属于业余的球队。打球没有薪水可以领,所以运动员纯粹都是因为对这个运动的爱好,参与训练的。其中,一半的运动员打完这次奥运会就会永远离开赛场。”

      三年多的时间内,张家兴本人也只回过家两三次。尽管“女儿的生日都没法过”,但“女儿和妻子都非常体谅自己”。张家兴相信,他和他的队员们有了这些支持,一定会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理想的成绩。“我们的目标是进前四,我们有信心。”他说。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俊见习记者李为奇发自北京进军北京的台湾队伍中,其实最神秘的并非奥运健儿,而是“高金素梅文化团队”。在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之前的文艺演出中,这支由台湾101名原住民组成的团队将给全世界的观众奉上3分40秒的歌舞表演。

      7月30日晚上8点,他们在国家体育场“鸟巢”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第一次全体彩排。彩排前几个小时,高金素梅在北京接受了《国际先驱导报》的独家采访。谈起团员准备状态,这位台湾泰雅族的后代信心满怀:“以前台湾原住民都是拿着番刀除草,这次我们要大家用歌声和舞蹈除草,让大家看到我们的存在。”

      《国际先驱导报》:据说当初是大陆这边的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向你提出的参演建议?提问均用楷体

      高金素梅:是啊,当时他们建议我争取在北京奥运开幕上演出。我们在今年1月份做了企划案,3月份就通过了北京奥组委的审核。当时还不知道我们是惟一的一个台湾团队,当北京奥组委告诉我们的时候,团员们就兴奋坏了。

      《国际先驱导报》:我知道,你们跟北京奥组委签订了保密协定,但能不能透露一下大致演出的内容?

      高金素梅:有布农部落独特的“八部合音”演唱、卑南部落最具特色的舞蹈“卑南跳跃”和兰屿达悟部落的“头发舞”等等。

      “卑南跳跃”是卑南族群最传统的古调舞步,非常有力度,特别能展现出卑南人的坚毅与团结。除此之外,演出中最有特色的内容还包括布农人的“八部合音”歌唱和兰屿达悟人的“头发舞”。“八部合音”是指成年布农男子围成一圈,口中模仿蜜蜂的声音,领唱者先发出一个音调,其他人再以不同声部合声,一轮之后提升音调,他人再以不同声部合声,循序渐高,形成层层相叠的人声咏唱。“头发舞”在传统上是指未婚的达悟女子夜晚在海边歌唱时甩动头发的舞蹈,现在因为已成为达悟人重要的文化资产,舞者已不限于年轻女子。

      《国际先驱导报》:你曾表示,在这101个团员中,都不是专业演员,80%以上是农夫,还有猎人和学生,为什么不选专业演员?

      高金素梅:我要是找一个专业的演出团队,都是俊男美女,都是一样高,会失去真实性。我知道大陆这边的表演水平非常高,我看过“千手观音”的演出,真是太美了,如果这样比我们根本没法赢人家。

      台湾原住民没有文字,祖先的智慧、知识都只能靠口传,所以,我们唱歌跳舞并不只是娱乐,而是在传承我们民族数千年来的文化和祖灵的训示。五月排练两次,但第一次排练就达应有水准,因为舞蹈与音乐“本来就是我们的血液”,这就是生活。

      高金素梅:没有标准,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会说自己部落的母语。演员的服装都不是统一做的,都是自己的,或是家人留下来的。我们的团员最年轻的14岁,初中生,最年长的65岁。

      高金素梅:没错。我们的团员分布在台湾各地,而且多数住在山区,有的团员步行14小时才到屏东县的排练场地。有一次排练时,南投布农部落所在地因遭遇台风侵袭,公路断毁,很多团员是坐着挖掘机的“怪手”出来的。

      7月24日排练时,布侬族团员伍聪义先生因为心肌梗塞突然去世,他的父亲、弟弟都是我们的团员,他们都很知书达理,短时间内料理完后事,毅然跟大家一块来北京。我们来时还为伍聪义先生保留了一个机位,完成他的心愿。刚到北京这两天,北京奥组委的人也过来表示了关心和慰问,我们很感动。

      《国际先驱导报》:一些人士给你们相当大的阻挠,批评你们到大陆表演是“矮化台湾”,你是不是很气愤?

      高金素梅:你觉得我很矮吗?我觉得我不矮(笑)。一个有自信心的人,他不应该在很多情势问题上打转。我希望整个活动越单纯越好,我总是希望把原住民最真实的文化,最好的表现呈现在40亿全球观众面前,毕竟这是过去很根本没有的机会。

      高金素梅:是。像这次来之前需要很多经费,包括机票、在台湾的培训费用、给团员的生活补助等等,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台湾的一些企业家们从中都给予了很多协助。到北京后,所有的费用才由北京奥组委负责。

      《国际先驱导报》:如果用一句话来向全世界观众推荐你们的表演,你会说什么?

      高金素梅:前一阵子,三位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导演到台湾去,看了我们的彩排之后,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吆!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你就可以知道那个精彩度,他们给我们的评价是“真善美”。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1949年之后,中国台湾省共组团参加过11次夏季奥运会。

      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台湾省派出21名运动员参加了5项比赛,未获名次。

      1960年罗马奥运会,台湾省有47名运动员参加7项比赛,只有台东的杨传广获得十项全能银牌,这是中国运动员在奥运史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杨传广的杰出表现在亚洲空前绝后,亚洲人从此与十项全能运动奖牌绝缘。

      1964年东京奥运会,55名台湾省的运动员参加8项比赛,杨传广获十项全能第5名。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台湾省派出43名运动员参加田径、游泳、体操、射击、举重、拳击、自行车、帆船共8项比赛,新竹的纪政拿下女子80米低栏铜牌,这是中国女运动员在奥运会上首次获得奖牌,也是亚洲女子选手战后第一次在奥运田径比赛中获奖。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台湾省有63名选手参加田径、游泳、射击、举重、拳击、柔道、摔跤、自行车、帆船共10项比赛,未获得名次。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台湾以中华台北名义参赛,举重选手蔡温义意外替台湾抢下一面铜牌。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华台北派出91名选手,参加了17个大项的比赛,参赛规模最大的一次。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棒球首度列入正式比赛,中华台北棒球队超美赶日勇夺银牌,是台湾选手首度在团体运动中奏捷。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汉城奥运会乒乓单打金牌得主来自大陆的陈静改披中华台北战袍参赛获得银牌,让中华台北奥运军团免于抱蛋而归。

      2000年悉尼奥运会,大陆媳妇黎峰英举重戴银、陈玉莲披铜,黄志雄、纪淑如踢下两面跆拳道铜牌,加上陈静拿下乒乓球铜牌,中华台北一口气夺得五面奖牌。

      2004年雅典奥运会,朱木炎、陈诗欣拿下两面跆拳道金牌;台北县的黄志雄勇夺跆拳银牌,加上以台北县为班底的射箭队抢下一银一铜,中华台北奥运奖牌排名,创下空前佳绩。(刘俊根据媒体公开资料整理)